用户登陆

如果您忘记密码请点击这里

0

《追风筝的人》读书笔记

  • 发稿日期:2016/6/7 21:11:00
  • 浏览次数:755
特别提示:当前文章为收费文章,您每一次查看或刷新都将扣除相应积分,所以强烈建议您将本篇文章另存以备不时之需。

《追风筝的人》读书笔记  

书    名:追风筝的人

作    者:[美]卡勒德•胡赛尼 著

内容简介:

十二岁的阿富汗富家少爷阿米尔与仆人哈桑情同手足。然而在一场风筝比赛后,发生了一件悲惨不堪的事,阿米尔为自己的懦弱感到自责和痛苦,逼走了哈桑,不久,自己也跟随父亲逃往美国。

成年后的阿米尔始终无法原谅自己当年对哈桑的背叛。为了赎罪,阿米尔再度踏上暌违二十多年的故乡,希望能为不幸的好友尽最后一点心力,却发现一个惊天谎言,儿时的噩梦再度重演,阿米尔该如何抉择?

作者简介:

卡勒德•胡赛尼一九六五年生于喀布尔,后随父亲逃往美国。胡赛尼毕业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医学系,现居加州执业,并因其巨大的国际影响力,受邀担任联合国亲善大使。《追风筝的人》是他的第一本小说。

主人公:少爷阿米尔,仆人哈桑,阿米尔的爸爸

阿米尔家的老朋友拉辛汗,哈桑的父亲阿里

时间:一九七五年冬天起,阿米尔十二岁

地域:喀布尔(阿富汗首都)

阿富汗的全称为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是一个位于亚洲中南部的内陆国家。它的位置有着不同的定义,有时候会被认为处在中亚或者南亚,甚至被归类于中东地区(西亚)。阿富汗北邻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西接伊朗,南部和东部连巴基斯坦及巴控克什米尔地区,东北部凸出的狭长地带(瓦罕走廊)与中国接壤。

事情发生在阿富汗由君主制(查希尔国王)到共和制(总统制)交替的阶段,即一九七八年乌德汗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查希尔王朝,国王流亡国外,阿富汗共和国宣告成立。

伊斯兰教分为逊尼派和什叶派两大派系,两派的分别主要在于对于穆罕默德继承人的合法性的承认上。按什叶派的观点,只有阿里及其直系后裔才是合法的继承人,而逊尼派承认艾布•伯克尔、欧麦尔、奥斯曼、阿里四大哈里发的合法性。

哈扎拉人,是阿富汗民族,主要分布在阿富汗的中部省份;有曲型的蒙古人种外貌;是什叶派穆斯林。

普什图人,阿富汗人口最多的民族,其语文普什图语为阿富汗国语;是逊尼派穆斯林。

毛利,伊斯兰教对老师、先生、学者的敬称。

伊斯兰教有五大天命:念、礼、斋、课、朝。天课,即伊斯兰教法定的施舍,或称奉主命而定的宗教赋税,又称济贫税。

伊斯兰教每天要进行五次礼拜,在黎明、中午、下午、日落和晚上各进行一次。

斋戒月:回历的第九个月。

宰牲节:回历十二月的第十天起,为期三天。宰牲节又称古尔邦节,是伊斯兰教三大节日之一。它与开斋节、圣纪并称为伊斯兰教的三大节日。

男性长辈被称作卡卡,也就是叔叔伯伯;女性长辈被称作卡哈拉,也就是姑姑阿姨。

《追风筝的人》是一本非常精彩的书,它讲述的是我与父亲、朋友哈桑之间的复杂情感。它细腻地勾勒出家庭与友谊,背叛与救赎,让人明白父与子、人与上帝、个人与国家之间的脆弱关系。在文中,我的父亲在喀布尔有地位有资产,哈桑是家中仆人的儿子,而且天生兔唇,这地位和身份的差异使他们有着即亲密有疏远的友谊,而这故事也就由追风筝慢慢展开。

追风筝是中东地区的一项传统游戏机运动,追到斗风筝比赛的掉落下来的风筝僵尸无尽的光荣。哈桑是一个追风筝的好手,追风筝的画面是两人共有的美好记忆。哈桑!我大喊,把它带回来!他的橡胶靴子踢起阵阵雪花,已经飞奔到街角的拐弯处,他停下来,转身,双手放在嘴边,说:为你,千千万万遍!然后露出一脸哈桑式的微笑,消失在街角后。然而,曾经美好的友谊却注定如梦易散。正如文中的我所说:历史不会轻易改变,宗教也是。最终,我是普什图人,他是哈扎拉人,我是逊尼派,他是什叶派,这些没有什么能改变得了,没有。在一个宗教的阿富汗,在一个动荡的阿富汗,忠诚与血缘可以被摒弃,友谊当然也可以背叛。

我在目睹的哈桑被人猥亵而怯于施救时,命运的悲剧已悄悄拉开序幕。在良心的挣扎之后,我终究无法面对哈桑,即便他并没有怪罪我的怯懦;主人公少年时期一直在寻求父亲的认可,这与他出生时母亲因此而去世有关。若让父亲知道我未相救,那身具阿富汗人勇敢品质的父亲必然不会承认自己有一个懦弱的儿子。在经历了痛苦的抉择后,我居然选择了栽赃哈桑偷东西,将哈桑和他的父亲以小偷的罪名赶出家门,以进一步的罪恶来逃避现实。我选择了逃避和软弱,选择了背叛友谊与忠诚。我突然明白:湖里有鬼怪,它抓住哈桑的脚踝,将他拉入暗无天日的湖底我就是那个湖怪。

我要逃避,像以往每次遇到问题一样。正在这时,战乱开始,无数有权有势的阿富汗人逃向他乡。这是一场极具宗教意味的战争,但战火下呻吟的确是普通人。我与父亲挤上一辆闷罐车,离开了故国,因为他不仅逃避战争,更可以逃避有着无数阴暗回忆的童年,逃避迷茫的信仰,逃避自己良心的谴责,去往美国,成为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普通人,与故国与民族再也不担上什么关系。结婚,生子,用文中的话说,我离开很久远了,久远得足以遗忘,也足以被遗忘。

可是,这一切旧事被一个电话唤醒来吧,这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这是一条艰难的救赎之路,我再次回到故国,曾以为遗忘的土地却好像并没有把我遗忘。回到阿富汗的我从拉辛汗的临终口中得知哈桑居然是父亲的私生子。父亲高大的形象碎了,一切的一切都有了原因,父亲和我,父亲和哈桑,我和哈桑,时间给我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这玩笑却让人无法承受,悲痛欲绝,更遗憾的是,从拉辛汗的口中我得知,哈桑夫妇为了保护旧宅,最终被杀死。我再也见不到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哈桑了。

最终,像儿时追逐树顶上高高飘扬的风筝一样,我勇敢地去追,追逐属于自己的一份责任,追逐被背叛的友谊、亲情、信仰。我将故人哈桑之子索拉博带到美国,用真诚去化解孩子心灵上的创伤,最终带来了一丝春来的气息,第一片雪花的融化微笑。斜斜的。几乎看不见。但就在那儿。就像儿时的哈桑一般,我对着哈桑的儿子说:你想要我追那只风筝给你吗?挂着哈桑式的微笑、转身:为你,千千万万遍。当人生再次画出一个圆回到原点,事情是否还能回到从前?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在主角阿密尔心里,他已经追到了那只飘荡心头几十年的风筝。

其实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着这么一个风筝。它可以是理想与信仰,可以是忠诚与羁跘,可以是亲情,可以是友情,抑或是一种飘荡的情结,如汪国真对未知,如三毛对远方,如韩少功对乡村,如梭罗对于自然,如托尔斯泰对人性。我们不断探索与追求,希冀能追上天际的脚步。

汪国真说,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在他心里,到远方去,到远方去便如一只晃悠在心底的风筝,荡荡悠悠,充满诱惑。

三毛说,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她为寻找梦中的橄榄树,到西班牙,到美国,到荒芜的撒哈拉。她的远方又何尝不是一直虚无的风筝?

韩少功在城市生活几十年后毅然抛弃这种他不喜欢的生活方式,去往偏僻的乡村,亲近自然,亲近质朴与原始,这是多少人想做却又做不到的,甘愿离开多姿的城市真正的追求理想,这种境界有几人可以达到?他的风筝紧握于手,紧收于心。

梭罗为了证明一个人,只有一屋一床一凳一枪也能生活的好,在瓦尔登湖边一个小木屋中生活数年,避开浮名与利诱,写出《瓦尔登湖》经典哲学。他的人生境界也正如一只风筝,引导他走往自己的路。在追风筝的路上,他了悟人生。我宁愿坐在一个南瓜上头,也不愿坐在天鹅绒坐垫上头。我在天空垂钓,钓一池晶莹剔透的繁星。这便是梭罗的人生境界。

一个人的追求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心中的那只风筝便是永远领航的指南。

我很庆幸,没有如《追风筝的人》主角阿密尔一样,在背叛了友谊、亲情与民族之后,才来追逐着救赎的风筝;我也只是普通人,没有高深的哲学思想,没有崇高的人生境界,不能如三毛、汪国真、梭罗那样,放飞的是那样高远的风筝。可是,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模糊的追求吧!

就如阿密尔被父亲旧友点醒,走向再次成为好人的路:我们是否也需要一个人来启迪我们内心的渴望?

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抑或压根就麻木地生存着毫无梦想?

让我们随着主角一起去探索内心,在纷乱繁芜的思绪中去倾听内心的声音,明白:到底我要的是什么,到底我为什么渴求他,我该怎样去抉择,怎样迈向我要的地方。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风筝,无论它意味着什么,让我们勇敢地去追。

西工大附小  丁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