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如果您忘记密码请点击这里

0

长长的路 慢慢的走

  • 发稿日期:2017/2/25 8:04:00
  • 浏览次数:673
特别提示:当前文章为收费文章,您每一次查看或刷新都将扣除相应积分,所以强烈建议您将本篇文章另存以备不时之需。

------读《孩子,你慢慢来》有感

王喜龙

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地做一件事;是的,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用他5岁的手指。

孩子你慢慢来,慢慢来。 --------- 龙应台

偶然于网上购得龙应台的这本书。黑色的封面上是龙应台和他的儿子安安。母亲脸上的笑容灿烂,温和,孩子仰头望着母亲,眼睛里仿佛只有母亲,那便是他的整个世界。

初次读龙应台的作品还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同学推荐说,你读一读她的作品吧。翻开了,便没能再放下,我一直在想: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与笔为伍,那深刻的思想,独到的见地让人感叹;杂文里指点江山,剖析人性的大气与犀利让人敬佩。

翻开这本书,我看到的不再是当年那个剑指长空,意气风发的台湾女作家,而是一个在生活的琐碎,繁冗中一步步走来的一个智慧伟大的母亲。

王爱莲让我难忘!

“藤条一鞭一鞭地抽下来,打在她头上、颈上、肩上、背上,一鞭一鞭抽下来。王爱莲两手捂着脸,缩着头,不敢躲避,不敢出声;我们只听见藤条扬上空中抖俏响亮的簌簌声。

然后鲜血顺着她虬结的发丝稠稠地爬下她的脸,染着她的手指,沾了她本来就肮脏的土黄色制服。林老师忘了,她的头,一年四季都长疮的。一道一道鲜红的血交叉过她手背上紫色的筋路,缠在头发里的血却很快就凝结了,把发丝粘成团块。”

每每读这一段文字,那幕情景历历眼前,藤条的呼啸声历历在耳。为那个不敢吭声的孩子悲哀,为那个挥舞着藤条的林老师悲哀。一个年仅11岁的孩子,生活在巨大的恐惧中,被人取笑,被人践踏,眼看着却不能享受这眼前的尊重与欢乐。

“王爱莲带着三个弟妹,到了爱河边,跳了下去。大家都说爱河的水很脏。”

孩子们走了,内心该是多么的无助,多么渴望父母的疼爱,老师的疼爱,人世间的有意无意的冷漠把她们推进了一条河流,这样的结束可能会是一种幸福,对她们而言。何其悲哀!

龙应台把这篇文章放在了书的最前面。

在抚养两个孩子的日子里,龙应台以细腻,柔软的心记录着生活中的一切,孩子的笑,孩子的哭,孩子对母爱的渴求,华安对有了弟弟以后母亲对自己偶尔的缺少关注所表现出来的种种细节都令人记忆深刻。这是每一个身为父母的人在抚养孩子的过程中所经历的点点滴滴的真实再现,也是一个母亲在孩子成长路上最难以忘怀的经历。

孩子,慢慢来。这才是教育的本来面目!

华安成长为了一个“像一株小树一样正直的人”。尽管他不爱钢琴,不爱游泳,惹母亲生气,多次被揪回去。龙应台正是以自由尊重和理性思考让孩子成长!

华安在文章中写道:我想告诉她:不要忘记这些过去的记忆,因为这些记忆,会跟着我们的人生,一生一世,只不过,它们不再像我们儿时那么的明显,你可以说:“孩子你慢慢来”,可是有时候,快快地“放手”或许也是必要的。我知道,这很难,难极了,但是如果你记得我们儿时的甜蜜时光,如果你知道你在我们心中永远的位置,或许,它就会容易一点点。

随着时间的流逝,小树会长成大树,心灵会更加的丰富快活,儿时的记忆也会更加的美好!

如果,我们不能让孩子在未来感受到这些,那么,今天的所作所为,不是很遗憾么!

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看着孩子在快乐的嬉戏,只想说:孩子,你慢慢来。